家里上有老、下有小

2017-12-25 18:02

都说血浓于水。几十年来,钟旦元小心呵护着哥哥,没有半句怨言。他知道,哥哥行动不便了,其实心里也很痛苦,自己遇到的困难让哥哥知道,只会增加他的痛苦。为了更好地照顾哥哥,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出过远门。冬天要灌好暖水袋放在哥哥的身边,夏天回来给哥哥洗澡洗衣。哥哥大小便经常拉在裤子里,他有时一天清冼两三次从没嫌弃过。弟弟的悉心照料让哥哥感觉到了由衷的幸福。

“老钟有个女儿嫁在岳阳,女婿是个转业团级干部,家里条件蛮好,女儿多次要老人去家里享享福,但没人照顾哥哥,他一直没有成行,前几年带着哥哥去了一次,但第一天哥哥就突然发病栽倒在地上,把女儿家新安装的玻璃间墙都碰碎了,这以后老钟就再没去女儿那了。”林场工会主席黄志宏告诉我们。

可惜好景不长。1990年不幸再次降临,年仅29岁的弟弟因病去世,弟媳也患病在长沙住院。弟媳病好改嫁他人,撇下一个年仅8岁的儿子在钟家。钟旦元只好将侄子当儿子抚养,送他读书,又送他参军。这期间,自己的儿子身体也不好,连续病了10年,在儿子生病的第三年儿媳妇也离开了这个多难的家庭。

英年丧偶,看着他既当爹又当妈还要辛苦地劳动,亲朋好友都劝他续弦。钟旦元试着接触了几个姑娘,可一旦知道他家庭情况后就直摇头,有个别愿意的却要他把儿女送人。“要和我结婚就得接受我的儿女,要不我情愿打单身。”因为钟旦元的这一坚持,结婚的事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1974年,他才碰上现在的妻子吴巧英,这个比他大四岁的女人善良勤劳,一直无怨无悔地帮助他操持着这个大家庭。

屋漏偏遇连阴雨。不幸一个接一个袭击这个苦难家庭。1968年,钟旦元的妻子病逝,留下了3岁的儿子和1岁的女儿。1973年,年仅52岁的母亲又因病去世,让这个原本不堪重负的家庭雪上加霜。这时父亲年纪也大了,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哥哥需要照顾。钟旦元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年幼的儿女,还要操心家里的人,帮助父亲操持家务,照料哥哥,个中辛苦可想而知。

现年73岁的钟旦元,1942年出生于三阳乡坑口村的一个贫困家庭,全家12口人,上有年迈的祖父母,下有八兄妹,他排行第二。由于家境贫寒,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因病和意外先后夭折,哥哥钟俊泥不幸在九岁时患上严重的癫痫病致残,生活几乎不能自理。

因家庭困难,14岁的钟旦元就辍学在机电厂当工人,挣工分补贴家用。然后又学会了开汽车。1959年,机灵的他在帮助部队运送兵员时,被接兵的部队首长看中,不到年龄就特招在山东某部空军服兵役。1964年,年仅22岁的钟旦元从部队转业后被分配在岳阳专署工程公司工作,这在当时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好工作。可是由于家庭原因,为了就近照顾亲人,没干到两年他就申请回到了平江长寿采育场工作。辞掉好工作回来当伐木工人,这是一个惊人之举,当时的场领导都感到不可思议,还让他签订了决心留场的保证书。在长寿采育场工作期间,他先后在吊桥工区和南桥工区当采运工人,上半年放排,下半年伐木,这一干就是13年。1978年他被调到献冲采育场工作,在索道队和场部当总务,一直到1992年退休。

现如今,两鬓斑白的钟旦元仍在悉心伺候着哥哥。三个70多岁的老人相依相偎地住在林场的老办公楼内。50多岁的儿子和30多岁的侄子在外打工,因无住房,至今未婚。

“上无片瓦栖身,家无值钱之物,四个男人三根光棍,这就是我家现在的状况,我辛苦了一辈子也没能让家人生活得更好一点,这是我的责任……”这个善良质朴的老人呕心沥血一辈子,心里装着的始终是自己的亲人!

“对这个弟弟我真是没少操心,弟弟身体不好,家里经常揭不开锅,我一年到头不知要接济他家多少粮食,弟媳看病住院用去我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3700多元,那个时候的三千多元可不是个小数呀。弟弟过世后,我还帮他还了不少外债。帮弟弟一把我心甘情愿,谁要我们生亲了。”说起过世的弟弟钟旦元有太多的感慨。

哥哥钟俊泥年长钟旦元两岁。小时候,两兄弟一起玩耍一起成长。可天有不测风云,1949年,病魔却突然降临在9岁的钟俊泥身上,他患上重度癫痫,几乎每天都要发病,严重时一天发三四次,后来在一次发病时倒进燃烧的火堆中,导致半身瘫痪。 哥哥的突然患病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也彻底改变了钟旦元的命运。看到活蹦乱跳的哥哥一下子瘫在床上,钟旦元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发誓,就是花再多的钱,吃再多的苦,也要照顾好哥哥。就是怀着这种信念,钟旦元不知疲倦地拼命工作减轻家庭负担。自母亲去世后,照顾哥哥和父亲的重任几乎全在他身上。2007年,91岁的父亲去世,老家的房屋也倒塌了。在献冲森工林场领导的关心下,钟旦元将哥哥带到了场部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