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心爱的女儿

2018-01-01 18:01

“金榜题名时”,“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道尽了登科后的快意与荣幸。高考作为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次最为公平正义的国家选拔人才的方式,自然受到了考生家庭和寒窗苦读数载考生本人的极大关注也能理解,但我认为高考不是人生的全部,高考不是终点线,而是新的起跑线,高考是追求理想的过程,而不是人生价值的结果,考场是风景,考后也是另一道风景,因为“心在哪,风景就在哪”。在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中,科场如战场,有人春风得意马蹄疾,自然也有人愁云惨淡万里凝。多位历史名人都曾三度名落孙山。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的韩愈,从20岁开始参加科举考试,一连三次,当他那字字珠玑的答卷到了考官手里,却如同废纸一张。有落榜后改学医的李时珍成就了医学巨著《本草纲目》,还有明末清初文坛奇才金圣叹,也曾三次名落孙山。远的不说,且看当今中外自学成才名人的故事就会令我们感叹不已。

说实话,我是一个善于用感性思考问题的人,不喜欢用条分缕析的方式去看待问题,生活中对钱多钱少不太在意,对于小孩每次考试的分数自然也是随意问问,碰到小孩不乐意回答,就知道这次考试可能成绩不佳,而着重看看老师的评语。曾记得在三年前的中考结束时,孩子所在的镇中学一共录取了29名同学上了县一中,而自己的孩子刚好是第30名,有人劝慰我亲自去教育局或县一中“活动活动”,或许能挤进这省级重点高中“第一梯队”,在弯腰低眉地求人无效后,我和女儿谈了一席话,“上普通高中也同样出人才啊,你们四中不也考上过清华生么?你就莫怪爸爸的无能为力,自己学会奋斗才是最重要的!”懂事的女儿从此没有计较他这个“无能”的爸爸,而是凭着自己全身的力量用心地度过每一天愉快的高中生活,在所谓的“重点班”里位居前列,一向爱比吃穿的女儿在经历了一番挫折后,变得更加理解父母所给予自己一切是多么的宝贵,懂得了来自父母温暖的爱比什么都重要!

再往细处瞧瞧,漫话展现的画面至简,而内涵至丰。第一组人物画着两个着装不同的学生高举着他们这次考试的成绩单:一个100分,一个55分;一个喜形于色,一个愁容不展;得高分的应该还是满分的学生自然而然地得到了家长可能是母亲的红吻,考试不及格的难逃家人应该是父亲的巨大的巴掌。而第二组画面中相同人物的待遇却发生了“惊天大逆转”。同是先前画面中的俩,曾经得100分者,“不幸”在这次考试中考了98分,一向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只许进不许退的父亲大人此刻却是大动肝火,狠狠地甩手给了自已的宝贝儿子一巴掌;而另一方孩子却意外地收获了母亲大人一个大大的红吻,“恨铁不成钢”的家人终于迎来了儿子“铁树开花”的日子,虽然分数仅从“55分”升为“61分”。前者下降了2分,在我看来还是特优生,却还是被家长责罚;而后者虽增加了6分,在大多数人看来还是差生,却被家长意外地看重和鼓励,二者孰是孰非,似乎成了逻辑学上的一个二难推理题。

“你没有参加过高考,不懂得高考的紧张啊?”这是女儿考前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殊不知当年的一介“放牛娃”也是凭最好的成绩考上了师范学校的。只不过受当时政策的限制没机会参加高考罢了,或者说我们当时的中师生是“被遗忘的一代人”,但我心爱的女儿,你终于有机会选择高考这一平台参与竞争了,不管你的高考成绩如何,你永远是爸妈心中的好女儿,因为你努力过了,因为你参与过了,因为你懂得了珍惜,因为你慢慢地由稚嫩走向成熟了……

我知道,自已这几天的思绪总被“高考”这两字日夜牵挂着,我知道此刻自己心爱的女儿正在考场上奋笔疾书,我还知道湖南今年有40多万像我一样有子弟参加高考的家长们的心情——紧张、不安、烦燥、忧心……近来,网络上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与其说是考学生,不如说是与家长。诚哉斯言!诸君且看今年的高考文题:请根据夏明所作的的漫话,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漫话没有文题,暂且命名为《漫话分数》吧,漫话向来以言简意丰出现,而不是平常说的“言简意赅”。画面标注着两组相同人物在不同分数面前的表情和待遇,也即是家长在自己子弟每次考试后取得不同分数时的各异表情和作法,进而可以联想到不同条件的家庭不同信念的家长面对分数当然会有不同的反应和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