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也已就位山下

2017-09-07 16:47

6月4日,郝明丽与弟弟郝明远(现为加拿大华人)入住狮林大酒店,计划次日攀登光明顶。5日上午9点,两人刚走出酒店不远,郝明远突发疾病,倒在了地上。

就在众人奔驰在山道上时,索道工作人员已在等待,救护车也已就位山下。等到郝明丽乘坐索道下了山,郝明远早已被送到了等待一旁的救护车上,病情已得到控制,并有所好转。

病情很严重,必须马上下山去医院。进行前期必要的抢救后,医生现场判断,要以最快的时间送到医院治疗。随行以及闻讯赶来的民警立即找来担架,抬起郝明远就走。

因急救车马上要走,车门关着,我只能摆摆手向张所长表示再见了,祝福他好人一生平安!回到了天津,郝明丽内心一直不能平静,提笔给黄山管委会写来了感谢信。

我看情况不好,当时就蒙了。郝明丽描述说,海拔1000多米的黄山顶上,周围人生地不熟,上哪找医生去啊!

几位警官抬起担架,急行军一样往山下抬,说是下山路,实际上弯弯曲曲,上上下下,坡度很陡的,就是轻手利脚的游客都累得不行,更何况抬着个人。我弟又胖,得有160斤左右,想想看这几位警官一路上得累成什么样子啊。郝明丽一路跟着赶往索道,由于山路崎岖,加之心力交瘁,他累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落在担架后面很远。这一路上,多亏一位警官,他始终陪伴着我,并不时对我进行安慰劝导,还执意帮我拿旅行背包,真让我感动不已,很愧疚,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位警官姓什么。

上了救护车,郝明丽才发现刚才参与救援的警官和工作人员们都悄悄地走了,只剩下一位还在车外忙碌着。郝明丽向人打听,才知道忙碌的那位警察是北海派出所的张所长。

情急之下,郝明丽跑到附近的一个报刊亭询问,报刊亭的女同志马上出来,为他指明了最近的医务室方向。一路奔跑,郝明丽来到北海医务室。

当时医务室里一位医生和两位警官正在谈话,医生听到我的求助后,立刻拿出药品及设备,与二位警官快速来到我弟弟身边进行抢救。郝明丽在信中回忆当时的情景。

同样的信我写了两封,另一封寄到了风景区公安局,希望对那些参与救助的警官们说声谢谢。郝明丽告诉我们,北海派出所的警官们彰显了社会正能量,发扬了人民警察爱人民的优良作风,值得宣传表彰。